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得白癜风后会有哪些症状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1-21 10:29:2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得白癜风后会有哪些症状呢,多年患有白癜风可以治愈,天镇白癜风医院,湖北白癜风可以治吗,潍坊白癜风好治吗,后背上的白癜风应如何治疗,永登白癜风医院

《人民的名义》自热播以来就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,在舆论场上也引起了一波波高潮。从“圈粉达康书记”到“心疼公安厅长”, 随着剧情的深入,人们越来越入戏,评论也越来越动情。以《为什么大家越来越同情祁同伟,却不喜欢侯亮平》一文被广泛转载为代表,弘扬反腐正义的主旋律开始有了略微“跑偏”的议题和评论。

同情这个努力奋斗却无出头之日的农家子弟仿佛正在成为某种新的“潮流”,类似“要么向权利屈服,要么像司法所所长蹉跎于大山深处”的言辞屡见不鲜。仔细揣摩,许多人会同情祈同伟,其实是因为在面对梁父权力时的那种无力感上产生了共鸣,网友们对这种同情的附和,恰恰反映着当下社会的阶层焦虑,同情者在这个悲剧人物的身上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可以说,表面上大家是在同情这个逆袭失败的凤凰男,实际上心疼的是在阶层流动中苦苦挣扎的自己。

可是,煽情之余别忘了想想祈同伟真的值得同情吗?且不说他滥用职权、以权谋私……光是他恩将仇报谋杀陈海就可以对他的人性“判处死刑”。前者可以说是对权利和金钱缺乏抵抗力,可是对陈海狠下杀手,就足以证明他最深的恶不是单纯对钱和权的追逐,而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。可以说,他的黑化并不能简单归因于梁璐父女的权力压迫,根本原因而是他内在的行为模式。在他的认知里,只有目的最重要,为了自己的目标,他可以向曾经压迫他的梁璐下跪,他可以对曾经帮过他的陈海下手,他那屈辱性的一跪,并非大家所同情的“向命运低头”,相反是为了换取和命运交手的机会。在他的观念里,恩人、仇人都不能成为他的拦路虎。这个不仁起富,不择生冷的真正的祈同伟,承受不起大家的同情。

冷静下来应该意识到的是,我们不能因为和祈同伟有一点心理上的感同身受,就蹭着热点借题发挥。虽然祈同伟的成长遭遇具有普遍性,容易让人产生代入感,但他的受挫经历和贪腐选择却没有必然性,早年的贫穷不能成为日后贪赃枉法的理由,更不能成为吸引观众同情的噱头。这样类似“你弱你有理”的逻辑不仅是在给“穷人作恶”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,更是对穷人和弱者的道德歧视,用一种看似宽宏大量的口气“同情”弱者的自控力,认定其一旦得势必会上演“一人得道鸡犬升天”。

所以,即使祈同伟的命运令人唏嘘,但是却不值得同情,受尽不公的他绝不止堕落一条路可选。广大网友大可不必借他奋斗无果的悲情“顾影自怜”,他的“光荣与梦想”的陨落绝不只是因为阶级的固化,更多源于精神的贫瘠、价值观的失范。而固化的阶级,就像是命运的代名词,似乎有一种不可控的因素,可是盲人歌手周云蓬曾说:“命运的事我管不了,它干它的,我干我的,不过是相逢一笑泯恩仇罢了”。命运的改写和阶层的流动都不会一蹴而就,不如积极应对,渐入佳境。相反,如果自怨自艾,在祈同伟身上找自己的影子并充满同情,既会无形中鼓励更多人作恶,也会加深“出身论”的影响,给更多的寒门子弟打上羞辱性的烙印。

大家对祈同伟的“理解式同情”背后更多的是同情困于阶层固化中的自己。但是,抛开感性的自我带入,我们还是应该回归理性,社会舆论对任何一个贪官都不会同情,无论他贫寒与否。

稿源:湖北日报网

作者:蒋梦雨(湖北大学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北京治白癜风好的公立医院